贾南风真的是八王之乱的罪魁祸首吗?真相是什么

日期:2021-06-29 00:24:01 | 人气: 6516

本文摘要:贾南风是引起八王之乱的祸首吗?史书记述疑点重重,不确切的读者可以和趣历史小编一起看下去。

贾南风是引起八王之乱的祸首吗?史书记述疑点重重,不确切的读者可以和趣历史小编一起看下去。  西晋立国旋即之后愈演愈烈了一场持续十六年的内战,史称八王之内乱,新生的政权因此南北瓦解,并步入人所周知的五胡乱华时期。  八王之内乱何以再次发生?一个女人往往沦为千夫所指的对象,即以“不来取食肉糜”闻名的晋惠帝之后贾南风。  与其他女色亡国有所不同的是,贾南风被塑造成一个奇丑无比的女人,在颜值即正义的今天,这一特征使得很少有人对她做到“同情之理解”,更加遑论代笔了,对比赵飞燕、杨玉环、武则天等人,待遇劣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所以,今天给她松松土。  八王之内乱_图  1.愍思太子事件  毋庸置疑,贾南风是一个权力意欲极强的女人,她的政治生涯与八王之内乱抱住绑在一起。  晋武帝司马炎死后,他的老丈人杨骏总管内外,沦为国家的执政官。此时的贾南风虽然喜为皇后,却被杨骏压制,不得触碰丝毫政事,于是大怨。

故而,她谓之楚王司马玮、汝南王司马亮为助力发动政变,谋反了杨氏外戚集团,自此打开了八王之乱的第一阶段。  但贾南风不符合于此,她之后又利用司马暗与司马玮之间的对立将两人一块斩杀,最后获得了朝政的主导权,西晋也继续转入了一段稳定的时期。  如果局面沿着这一现状之后发展下去不一定不是好事,但贾南风却又腊了引发众怒的事——她把晋惠帝的独子愍思太子司马遹给杀死了。

  本就反感贾后主政的大臣与藩王,这下完全愈演愈烈了,赵王司马伦首度一起镇压,发动政变将贾后罢黜,并将其党羽全部谋反。不过,大权在握后,司马伦不甘心只当一个掌权大臣,而索性自己称之为了帝。  这又惹得其他藩王眼热,他们不腊了,牵头一起向京师进占,八王之内乱早已党内外,很快发展沦为一场全面的内战。  总结八王之乱的发展过程,可以显现出,贾南风之罢黜并杀死愍思太子司马遹一事,是她尤为人所诟病的一点,也是这一动乱显得不可收拾的关键节点。

macau国际

  然而,这也是最令人费解的一件事:并无儿子的贾南风为什么要除掉晋惠帝唯一的儿子呢?  司马秉(259年-307年),即晋惠帝_图  2.动机确有?  《晋书》得出的理由有两点:  其一,愍思太子并非贾后亲子,她担忧一旦晋惠帝去世而太子登基,自己很可能会被整肃,重演杨氏外戚的凄惨结局。只有而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才能保证没后顾之忧,但孩子这事不是你想要有就能有的,怎么办?  贾南风的招数是假怀孕,然后移花接木,把刚出生的小外甥韩尉祖当作自己的孩子。随后,她之后开始了罢黜愍思太子的计划。

  其二,亲信贾谧的谗言与唆使。贾谧本姓韩,后来因贾充无嗣而进嗣贾家。贾谧供职东宫,但他恃为皇后家人而为人骄横,并不把太子放在眼里。

一来二去,他与太子关系闹得很僵,他大自然无法让愍思太子快乐地茁壮下去。  于是,贾谧向贾后进谗言,声称太子有夺权贾氏的阴谋,因而建议贾后先下手为强,然后拥立一个聪明和善的人。贾后被他劝说了。

  然而,这两个理由都有不少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假皇子韩尉祖去哪儿了?  他既然是贾后用来替换太子的工具,那么在罢黜愍思太子前,贾后必然对他皇后嫡子的身份广而告之。但这样一个关键性的人物,贾氏垮台之际,《晋书》却没记述他的下场,这未免太过不可思议了。

macau国际

  而当贾谧劝说贾南风废置太子时,其说词却为,“如早为之所,更立慈顺者以自防御。”假如贾后知道移花接木了一个儿子,贾谧的众说纷纭就很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实质上,从后来的情形看,贾谧与贾后两人企图拥立的储君人选应当是淮南王司马恭。  所以,贾后养子以代愍怀太子的众说纷纭难道是时人的污蔑之词,好用来突显贾南风的权诈与恶毒,即其初始之后有废置太子之心。

  第二个是贾谧的谗言问题。  从《晋书·贾谧记》及《晋书·愍思太子传》来看,两个人之所以关系不和,源于三件事:  其一,有一次两个人对局,期间为棋路发生争执,躺在一旁当看客的成都王司马颖马上作色,抨击贾谧知道上下礼。  其二,贾谧去东宫给太子上课时,太子有时对他从不理会,而的路跑到后院嬉戏。

  其三,贾后的母亲本来想把女婿韩寿的女儿许配给太子为妻,太子也有这个想,结果贾南风与她的妹妹贾午都不表示同意,而另外挑选出了王衍的小女儿为太子妃。王衍还有一个长女十分可爱,贾后则将她许给了贾谧。太子告诉后,非常玩笑,时有怨言。

  坦白说,以上的三件事都很难却是相当严重的冲突,更加牵涉到政治立场,且第三件事明眼一看,堪称多的是愍思太子个人的幽怨而与贾谧实为。假如贾谧知道是因为这三件事而立志罢黜太子,那么贾谧大体就是个纨绔的官二代形象:心胸狭窄、跋扈任性、目无余子,而且又没什么政治谋略。

  然而,《晋书·贾谧记》却又有自相矛盾的记述,一方面赞扬他“谧好学,有才思”,另一方面,提及他与太子共处时,叙述贾谧反应的用词清净是“谧恐”、“谧患上之”、“谧益惧”一类,似乎与上述的人另设极为相符。  此外,与贾谧一道被时人称作文章“二十四友”的陆机,在元康六年写出过一首讽刺诗给贾谧,其中有“鲁公戾起至,衮衣委蛇,思媚皇储,高步承华。”诗中的皇储所指的是愍思太子,这里,陆机传达了他对贾谧故意亲近太子不道德的不齿。

这又与《晋书》特别强调贾谧向来对太子跋扈的说词互为对立。  似乎,贾后一党罢黜太子背后当另有玄机,要开发利用这一点,我们必需退出先入为主的偏见。  3.事情真凶  实质上,在主政之初,贾南风仍然企图结交太子。

  其一,铲除杨骏、谋反楚王司马玮而政局稳定旋即,贾后之后给愍思太子的生母减少位号,而且又减少了东宫的守备军,使其数量超过一万人的规模,而这个军队的数量占到到洛阳禁军总数的一半。  其二,从元康元年到元康九年,这九年的时间里贾后不说道诛废置太子了,连下诏获罪对方的行径都没,如果贾后知道从一开始之后有废置太子的想,何以如此?  其三,之前提及太子婚姻问题,从《晋书》行文来看,史官指出贾后不想她的外甥女娶太子,回应其对太子的敌视。

可如果感叹这样,她为什么还要把王衍的两个女儿分别娶愍思太子与贾谧呢,这明晰是想要结交太子的行径。  此外,贾后的母亲仍然极力调和双方的对立,临终前之时还规劝贾后要她竭力与太子搞好关系。  因此,合理的说明是,贾后一方最初希望想结交太子,然而这一希望并没顺利,后党与东宫最后矛盾激化,而以贾后使出废杀太子为完结。

  那么,为什么不会这样呢?这相当大程度上要怪太子一方。史书向来遵循的是成王败寇的法则,对胜利者肆意图形而规避他所有的缺点,好像是圣人般的不存在,对失败者则极力污蔑而视其聪明才智为无物,真是是魔王再造。  《晋书》对失败者贾南风的刻画证明了这一点。

macau国际

可史官却只是拿容貌、私生活说道事,而在核心的国家管理上只泛泛地说道她“残暴日益”,又给不来她无辜父兄的资料。  与之比较,尽管《晋书》力图把愍思太子塑造成如戾太子一般无辜受难者的形象,但又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觉得去找将近他仁爱贤者的史料,而纨绔子弟的记述毕竟请罪均是,于是我们看见《晋书》的行文四处充满着对立。

macau国际

  如一面说道太子“幼而聪颖”,称之为“贾后素咎太子有令誉”,并蓄意“鼓吹太子之短”,但本传写的太子事迹却清净是他嗜好放纵、不尊师宽、性情脾气、贪恋美色等,显然没什么有何君子之风,这用得着贾后编造鼓吹吗?  又如上面提及过的婚姻之事,贾后不把自己的外甥女许给太子的现实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能因此证明她对太子的敌视情绪吗?  恰恰相反,她让贾谧与太子同嫁给大臣王衍之女以结成连襟,示好的意图再行显著不过了。荒谬的是,为了证明贾后对太子的反感,史书却软说道贾后特地把可爱的长女娶贾谧,而将姿色一般的许给太子,甚令人无语。

  显而易见,愍思太子是一个心胸狭窄、脾气跋扈、任性妄为而又缺乏政治才干的一个人。当这样的一个人渐渐长大后,他大自然不会对贾后的垂帘听政心生反感,而又由于他缺乏韬略,这种反感必然必要显露出来,因而为人所知晓。  如此一来,贾后与东宫的对立之后渐渐减少,双方的猜疑与日俱增,以致成彼此不容之势。

  而年所图谋发动政变的,只不过是反对太子的势力,如中护军赵俊曾劝太子废置后,护卫东宫的左卫亲率刘卞又企图牵头重臣张华图谋废置后,正如吕思勉所认为的,“自朱振以降,赵俊、刘卞争相意欲命太子以倾贾后,式乾之事,安敢曰无以出有虚构?”只是由于缺少行事的领导,这些阴谋都没确实发动一起。  然而,局势早已显得更加紧绷,不是你杀乃是我亡。

最后,谋略更胜一筹的贾南风冷静使出罢黜了愍怀太子,并在获知大臣企图迎立废置太子后而马上将其诛杀,这大自然是政治斗争下的必然结果了。


本文关键词:macau国际

本文来源:macau国际-www.xzsrm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