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观生态学的起源与发展:macau国际

日期:2021-06-19 00:24:01 | 人气: 9834

景观生态学的起源与发展:macau国际 本文摘要:景观生态学是本世纪70年代以后蓬勃发展一起的一门新兴的交叉学科。

景观生态学是本世纪70年代以后蓬勃发展一起的一门新兴的交叉学科。它以生态学理论框架为相结合,吸取现代地理学和系统科学之所长,研究景观和区域尺度的资源、环境经营与管理问题,具备综合整体性和宏观区域性特色,并以中尺度的景观结构和生态过程关系研究著称(肖笃宁等,1997)。自80年代后期以来,渐渐沦为世界上资源、环境、生态方面研究的一个热点。

现在广泛的观点是,这门新兴学科是地理学与生态学互相融合的产物。要想要需要对其来龙去脉有更加全面的理解,这就必定要牵涉到以上两门学科中的一些涉及思想的发展。地理学中,由于其学科跨度相当大,并不是每一分支都与现代景观生态学具有必要的必然联系。

对景观生态学的再次发生、发展意义根本性的仅有是其中的综合大自然地理学,其中与景观学的关系更加必要和紧密。  1、发展历史  地理学中的景观学产生于德国,19世纪末叶,由近代地理学的创始人之一、德国的洪堡(AlexanderVonHumboldt)将景观的概念引进地理学中,他指出景观的地理学含义是一个地理区域的总体特征。作为一门研究景观构成、演进和特征学科的景观学产生于19世纪后期至20世纪初期。

德国地理学家SeigfriedPassarge于1919―1920年出版发行了三卷本《景观学基础》之后,又于1921―1930年出版发行了四卷本的《较为景观学》。在这两部著作中,他指出景观是涉及要素的复合体,并系统地明确提出了全球范围内景观分类、分级的原理;并指出区分景观的最差标志是植被,同时,他还明确提出了城市景观的概念。作为景观学说的明确提出者之一的德国人文地理学家OttoSchluter于本世纪初公开发表了《人类地理学的目的》一书,在该书中他明确提出了文化景观形态学和景观研究是地理学的主题的观点。

在1952-1958年间先后已完成的三卷本《早期中欧市街区域》一书中,他明确提出了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的区别,并最先把人类建构景观的活动提及了方法论原理上来。只不过有关人文景观的思想,早在1925年即在美国人文地理学家CarlSauer的《景观的形态》一书中获得了体现,在该书中,Sauer明确提出不应推崇有所不同文化对景观的影响,指出说明文化景观是人文地理学研究的核心(中国大百科全书地理卷,1990)。自本世纪30年代以后,又经常出现了一个景观学研究的中心,这就是前苏联的景观学研究。

其代表人物为贝尔格。他于1913年即明确提出,景观是地形形态的一定的、有规律地反复的综合体或群体这一概念。1931年,贝尔格的著作《苏联景观地理地带》一书出版发行,该书是苏联系统阐述景观学原理的第一次尝试。在该书中他更进一步具体和补足了1913年所下的景观定义,明确提出了景观的例子,研究了景观与其构成成份之间的相互作用,谈及了景观的发展与起源问题。

由于贝尔格等最初的景观研究者们,没赋于景观任何分级的意义,而把它看作是任何的地理单元,即把它用于是地理综合体的同义词,因此,在以后的研究当中,经常出现了一些自相矛盾或很差解读的东西,为此,许多后继的研究者们,针对这些缺失做到了许多研究工作,实在太构成了苏联景观研究的两大学为首:类型学派和区域学派。类型学派的代表人物主要有M.A.别尔乌辛等,而区域学派的代表人物主要有拉孟斯基、C.D.卡列斯尼克、H.A.宋采夫、伊萨钦科等,而闻名区域学派的影响为颇。H.A.宋采夫1947年在全苏第二次地理学代表大会上关于景观问题的报告,被指出是继拉孟斯基、卡列斯尼克、苏卡乔夫等人之后,对景观学说的第一个巨大贡献。

在这一报告及其以后的著作中他给了景观一个新的、更加清楚的定义:景观是具备同类地质基础和完全相同的一般气候的、再次发生上完全一致的地域,这是由几个或许多部分―限区―构成,后者在景观范围内构成有规律的融合。之后,又有许多地理学家在相当多的著作中对景观学说展开阐释。

特别是在值得一提的是波雷诺夫和彼列尔曼的工作。他们奠下了景观地球化学的基础,他们主要研究景观中化学元素的迁入,构成了苏联又一个景观学研究方向―景观地球化学研究方向(伊萨钦科等,1962;贝尔格等,1964)。  现代景观学研究向两个方向发展,一个方向是特别强调分析研究和综合研究结合,分析研究通过对景观各个构成成分及其相互关系的研究去说明景观的特征,综合研究则特别强调研究景观的整体特征,这一方向的景观学相等于综合自然地理;另一个方向是研究景观内部的土地结构,探究如何合理开发利用、管理和维护景观。

这一研究在苏联发展为景观形态学,在我国则称作土地类型学(中国大百科全书-地理卷,1990)。  地理学是研究地球表面自然现象以及它们之间相互关系和区域分异的科学,作为其分支的景观学当然也不值得注意。

它们主要侧重于地理综合体空间水平方向的规律与综合研究。现代科学的发展拒绝从功能上去研究结构,只有如此,才能了解了解事物内部的规律,而这正是地理学所面对的艰难之所在。  2、生态学发展历史的非常简单总结  生态学一词是由德国生物学家海克尔(ErstHaeckel)于1866年在《有机体普通形态学》一书中首次明确提出来的,大约从1900年开始,生态学才被普遍认为为生物学中的一个独立国家领域(奥德姆,1981)。

从一开始起,它就把生物与环境及生物与生物之间的相互关系作为最主要的研究内容而仍然沿袭至今。按其发展历程,可把生态学的发展总结为三个阶段:萌芽期、成长期和现代生态学的发展期。

macau国际

生态学的萌芽期约由公元前2000年到公元14-16世纪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这世纪末以古代思想家、农学家对生物与环境相互关系的叙述居多,以朴素的整体观为其特点,如亚里士多德对动物栖息地的叙述与按主要栖息地对动物类群的区分;Empedocles对植物营养与环境关系的注目等等。

从公元15世纪到20世纪40年代,可以说道是生态学的成长期,在这一阶段奠下了生态学许多基本概念、理论和研究方法。例如Boyle(1627-1691)的高压对动物效应的研究,Bufon(1707-1788)对积温与昆虫发育的研究;Humboldt(1769-1859)融合气候与地理因素的高压对动物效应的研究,Bufon(1707-1788)对积温与昆虫发育的研究;Humboldt(1769-1859)融合气候与地理因素的影响,而对物种产于规律的叙述;Malthus于1798年公开发表的《人口原理》,Liebig营养大于定律(1840)、Clements的顶极群落概念、Tansley的生态系统理论、Gause的竟相争敌视假说以及J.Grinell、C.Elton、G.E.Hutchinson的生态位理论,Lindeman(1942年)的十分之一定律等等。这世纪末可以说道是生态学创建、理论构成、生物种群和群落由定性向定量叙述、生态学实验方法发展的巅峰时期。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可称作现代生态学的发展期。

在这一阶段,生态学大大地吸取涉及学科,如物理、数学、化学、工程等的研究成果,渐渐向准确方向行进,并构成了自己的理论体系。这一阶段生态学发展具备以下特点:一是整体观的发展,二是研究对象的多层次性更为显著,三是生态学研究的国际性,四是生态学在理论、应用于和研究方法各个方面取得了全面的发展(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1997)。目前,生态学的发展于是以朝着综合化、交叉化方向发展;其研究对象亦从自然生态向人工生态改变;研究尺度从中尺度向宏观与微观两个方面拓展。  必须解释的是,景观学与生态学是各自独立国家地平行发展的。

生态学的研究尺度主要集中于生态系统及其以下的群落、种群等水平,侧重于系统功能上的探究。但在处置生态系统以上尺度的问题时,又变得力弱,因而迫切需要从其它学科中吸取营养。正是现代景观学与现代生态学各自本身的局限性以及发展市场需求的互补性,才促成了这二门学科的融合,正是这一融合才问世了今日的景观生态学。

  3、景观生态学的产生和发展  景观生态学一词是德国知名的地植物学家C.特罗尔(C.Troll)于1939年在利用航空照片研究东非土地利用问题时明确提出来的。从一开始,Troll就指出:景观生态学的概念是由两种科学思想融合而产生出来的,一种是地理学的(景观),另一种是生物学的(生态学)。景观生态学回应支配一个区域有所不同地域单元的大自然-生物综合体的相互关系的分析(Troll,1983)。

后来,Troll对前述概念又不作了更进一步的说明,即景观生态学回应景观某一地段上生物群落与环境间主要的、综合的、因果关系的研究,这些研究可以从具体的产于人组(景观八边形,景观人组)和各种大小有所不同等级的自然区划回应出来(C.Troll,1984)。在明确提出概念的同时,特罗尔亦指出,景观生态学不是一门新的科学或是科学的新分支,而是综合研究的类似观点(Troll,1983)。随后,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愈演愈烈,景观生态学研究正处于中断状态。

二战以后,由于全球性的人口、粮食、环境问题的日益严重,也正是由于这些问题的产生,才使得生态学一词开始沦为了一个家喻户晓的词汇,也大大增进了生态学的普及工作。同时,为了解决问题这些问题,许多国家都积极开展了土地资源的调查、研究和研发与利用,从而经常出现了以土地为主要研究对象的景观生态学研究热潮。

在这世纪末至80年代初这段时间内,中欧沦为了景观生态学研究的主要地区,而德国、荷兰和捷克斯洛伐克又是景观生态学研究的中心。德国在这时创建了多个以景观生态学为任务或是使用景观生态学观点、方法展开各项研究的机构。1968年又举办了德国的第一次景观生态学国际学术讨论会。同时,在德国的一些主要大学成立了景观生态学及有关领域的专门讲座。

这些工作对景观生态学的发展起了相当大的起到。同一时期,景观生态学在荷兰亦发展迅速。I.S.Zonneveld利用航片、卫片除错方法,专门从事景观生态学研究,C.G.Leeuwen等人发展了自然保护区和景观生态学管理的理论基础和实践中准则。而捷克斯洛伐克的景观生态研究亦很有自己的特点。

该国较晚地正式成立了自己的景观生态协会,在捷克科学院内,亦成立有景观生态学研究所,而且Ruzicka提倡的景观生态规划(LANDEP)已构成了自己的一套原始方法体系,在区域经济规划和国土规划中充分发挥了巨大作用(陈昌笃等,1991)。  转入80年代以后,景观生态学才确实意义上构建了全球性的研究热潮。

影响这一热潮的主要事件有二个,一个是1981年在荷兰举办的第一届国际景观生态学大会及1982年国际景观生态学协会的正式成立;另一个是美国景观生态学派的兴起。国际景观生态学协会的正式成立,使广大专门从事这一领域研究的人员从此有了一个的组织,使得其国际性交流沦为有可能。

1984年,Z.Naveh和Lieberman出版发行了他们的景观生态学专著《景观生态学:理论与应用于》,该书是世界范围内该领域的第一本专著。而美国景观生态学派的兴起,大大拓展了景观生态学研究的领域,尤其是R.T.T.forman和M.Godron于1986年出版发行了作为教科书的《景观生态学》一书,该书的出版发行对于景观生态学理论研究与景观生态学科学知识的普及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macau国际

1987出版发行了国际性杂志《景观生态学》,使得景观生态学研究人员从此有了独立国家公开发表自己研究成果、展开学术思想交流的园地。转入90年代以后,景观生态学研究堪称转入了一个蓬勃发展的时期,一方面研究的全球普及化获得了提升,另一方面,该领域的学术专著数量空前。

据肖笃宁的统计资料,从1990年到1996年的短短7年内,景观生态学外文专著即约12本之多(国际景观生态学不会中国分会通讯,1996,1)。其中影响较小的有M.G.Turner和R.H.Gardner主编的《景观生态学的定量方法》一书(1990)和R.T.T.forman的《土地八边形-景观与区域的生态学》(1995)以及I.S.Zonneveld的《土地生态学》。《景观生态学的定量方法》一书对景观生态学的研究的更进一步定量化起了相当大的促进作用;而在《土地八边形―景观与区域的生态学》一书中,一方面更加系统、全面、详细地总结了景观生态学的近期研究进展,另一方面还就土地规划与管理的景观生态应用于研究展开了阐释,更加最重要的是,作者融合持续发展的观点,从景观尺度辩论了建构可持续环境等具备前沿性的问题。就以上所述的北美学派和欧洲学派。

  尽管他们都是在专门从事景观生态学研究工作,但二者之间所不存在的差异还是相当大的。这主要反映于两个方面,首先,景观生态学在欧洲学派中是一门应用性很强的学科,它与规划、管理和政府具有紧密的和具体的关系;北美学派虽也有应用于的方面,但它更大的兴趣在于景观格局和功能等基本问题上,并不是都融合到任何明确的应用于方面。其次,欧洲学派主要侧重于人类占优的景观;而北美学派同时对研究完整状态的景观也具有浓烈的兴趣(陈昌笃,1991)。

  现在,随着遥测、地理信息系统(GIS)等技术的发展与日益普及,以及现代学科交叉、融合的发展态势,景观生态学正在各行各业的宏观研究领域中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获得拒绝接受和普及。  4、我国的景观生态学研究  相对于国际上的景观生态学研究而言,我国景观生态学的发展历史还很一段时间。从80年代初期开始,我国的学术刊物上才月经常出现了景观生态学方面的文章。

1981年,黄锡畴在《地理科学》上公开发表了《德意志联老大共和国生态环境现状及维护》一文,同期还公开发表了刘安国的《捷克斯洛伐克的景观生态研究》,这是国内首次讲解景观生态学的文献;1983年林超在《地理译报》的第1期、第3期上公开发表了两篇景观生态学的译文,一篇是Troll的《景观生态学》,一篇是E.纳夫的《景观生态学发展阶段》;1985年《植物生态学与地植物学丛刊》第3期公开发表了陈昌笃《评介Z.纳维等著的景观生态学》一文,这是国内首次对景观生态学理论问题的探究;1986年《地理学报》第1期公开发表了景贵和《土地生态评价与土地生态设计》,这是国内景观生态规划与设计的第一篇文献;1988年《生态学进展》第1期公开发表了李哈滨《景观生态学-生态学领域里的新概念构架》一文,该文简要地讲解了北美学派景观生态学的主要概念、理论及其在北美的研究状况,对景观生态学在我国的普及起了很最重要的起到;同年的《生态学杂志》第4、6期分别公开发表了金维根的《土地资源研究与景观生态学》和肖笃宁等的《景观生态学的发展与应用于》;1990年肖笃宁主持人翻译成了R.T.T.forman和M.Godron的《景观生态学》一书。这一阶段可以说道是我国景观生态学研究的跟上阶段,侧重于国外文献的讲解。我国景观生态学研究工作的确实跟上开始于1990年以后。

1990年,肖笃宁等在《应用于生态学报》第1期上公开发表了《沈阳西郊景观结构变化的研究》一文,该文是我国学者参考北美学派的研究方法而积极开展的景观格局研究的典范著作。同年景贵和出版发行了《吉林省中西部沙化土地景观生态建设》论文集。

之后,随着我国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推进,我国的科研经费管理再次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所有研究单位都陆续踏上了自律发展的道路,绝大部分的科研工作也从国家统一下拨经费、自律设题研究,改以权利申请人、公平竞争、专家审查会通过之后批准后立项。其中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在新的体制下充分发挥了极其重要的起到,通过该委员会批准后的研究项目,基本上可以体现我国基础研究领域的现状和特点。

多达,从1992-1995年的4年间,通过该会的地理学科部与生态学科部共成立了14个有关景观生态学研究的项目。正是通过这些研究工作的积极开展,使得我国景观生态学领域的研究水平南北了更加了解的程度,也辈出了一批高水平的论文,主要有:伍业钢和李哈滨的《景观生态学的理论发展》(1992)和《景观生态学的数量研究方法》(1992)、傅伯杰的《黄土区农业景观空间格局分析》(1995)、《景观多样性分析及其制图研究》(1995)、《景观多样性的类型及其生态意义》(1996)、王仰麟《渭南地区景观生态规划与设计》(1995)、《景观生态分类的理论方法》(1996)、陈利顶《景观相连度的生态学意义及其应用于》(1996)、《黄河三角洲地区人类活动对景观结构的影响分析》(1996)、王宪礼等《辽河三角洲湿地的景观格局分析》(1997)、马克明等《景观多样性测度:格局多样性的亲和度分析》(1998)、邵国凡等《应用于地理信息系统仿真森林景观动态的研究》(1991)。

在大批论文兴起的同时,也出版发行了几本景观生态学研究的专著,趁此机会在1989年10月举办的我国首届景观生态学学术讨论会之后,1991年出版发行了这次讨论会的论文集《景观生态学―理论、方法及应用于》,之后1993年又陆续出版发行了三本景观生态学的专著,它们分别是许慧、王家骥编著的《景观生态学的理论与应用于》、董雅文编著的《城市景观生态》、以及宗跃光编著的《城市景观规划的理论与方法》,1995年林业出版社出版发行了徐化为主编的《景观生态学》教材。1996年5月又于北京举办了第二届全国景观生态学术讨论会,在会议开会的同时,正式成立了国际景观生态学不会中国分会。1998年又在沈阳顺利举办了亚洲及太平洋地区景观生态学国际会议.可以意识到,景观生态学在我国其发展前景是非常广阔的。

  从所公开发表的研究工作来看,我国目前景观生态学研究不受北美学派的影响相当大,研究也主要集中于该学派对景观的结构、功能、动态研究上。要使这门学科的发展极具生命力,其应用于研究方向是不容忽视的。

因此,今后我国该领域的研究,一方面不应推崇格局-过程研究,但还需同时推崇应用于研究,因为我们所处的时代与自然环境本底,与北美具有相当大的差异,一来现在我们正处于一个高速发展经济、强化综合国力的环境中;与此同时,人地关系的对立仍将是我们非常宽一个时期内所面临的现实问题。任何科学研究,如果不与社会的生产实践紧密融合,那对它自身的发展将是十分有利的。.。


本文关键词:macau国际

本文来源:macau国际-www.xzsrmy.com

产品中心